新民週刊:中國開放發展需要新引擎

發佈者:新聞中心發佈時間:2020-11-26瀏覽次數:10

來源:新民週刊 2020年11月26日

標題:中國開放發展需要新引擎

記者:姜浩峯


閲讀提示:40餘年的改革開放,使得中國成為了“世界工廠”。如今,中國,也是“世界市場”。同時,中國還需要開拓世界市場。在這樣一個背景下,加入各種自貿協定,相當於為中國進一步開放尋找引擎。


“中方歡迎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完成簽署,也將積極考慮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11月2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作題為《攜手構建亞太命運共同體》的發言,提到此處,世界為之震動!

11月21日,在第15屆二十國集團(G20)峯會上,習近平提出了全球治理的中國主張。習近平強調,要堅定維護以規則為基礎、透明、非歧視、開放、包容的多邊貿易體制,要反對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要直面經濟全球化遇到的挑戰,使經濟全球化朝着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方向發展。

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前身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TPP被認為是奧巴馬任美國總統時期為遏制中國而設的一個貿易協定。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任第45任美國總統的當天,就宣佈美國退出TPP。當然,特朗普的這一舉動並非為了展示對華友好,而是在他看來,TPP還不能在小夥伴中也達到任何事都美國優先。在美國退出TPP後,日本接替美國,與十餘國談判數月,於2018年1月宣佈達成CPTPP,並在現行CPTPP協議中凍結了美國原來主張的20條條款,同時預留美國迴歸的空間。

就在中國表態考慮加入CPTPP的五天以前,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簽署。中國同東盟十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達成的這一全球最大自貿協定,堪稱東亞經濟一體化建設20年來取得的最重要成果。

在接受《新民週刊》採訪時,經濟學家、華東理工大學副校長吳柏鈞教授表示:“中國早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改革開放再出發的重要時點,如何擴大開放?中國經濟發展,未來的落腳點在哪裏?我覺得是市場。40餘年的改革開放,使得中國成為了‘世界工廠’。如今,我們開進博會也好,參加各種貿易協定的談判也好,實際上是更加明確地顯示出——中國,也是‘世界市場’。同時,中國還需要開拓世界市場。”在這樣一個背景下,加入各種自貿協定,相當於為中國進一步開放尋找引擎。


開放的新高度


“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充分發揮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今年5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首次提出“雙循環”,在吳柏鈞看來,並非僅是應對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的一時之舉,而是在改革開放進程中必然會走到的一步。

改革開放之初,中國吸引外資,各種生產能力被激發出來,調動起來。外資到中國建工廠,生產出來的東西可以投放到中國市場,也可以投放到世界市場。無論投放到哪個市場,外資企業的生產本身,確實可以在一個“封閉”的環境進行。因外資進入中國,使得中國的各種商品極大豐富,也創造了國內市場。與此同時,在中國生產的商品也開始在國際市場尋找出路。

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中生產商品,先滿足國內市場,再推向國際市場,由此帶動國家開放,這樣的路徑,並非中國獨有。吳柏鈞稱,在工業革命之後的英國,也曾遇到過這樣的情況。當年的英國,在本國市場飽和以後,依靠炮艦開路,來開拓海外市場。如今的中國,捍衞和平,矢志復興,自然不可能搞當年英國以及一些西方列強搞過的那一套。如何讓中國的產能有益於世界?“一帶一路”倡議實際上已經將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等能力貢獻出來。與此同時,中日之間的第三方市場合作,互相取長補短,在亞洲及其他地區落地生根、開花結果,為兩國經貿務實合作添磚加瓦,也為東道國經濟發展做出了貢獻。

近日,在上海師大舉行的全球化新變局下的“一帶一路”與區域高質量發展學術研討會上,上海市世界經濟學會會長張幼文教授專門提到,“一帶一路”以項目為平台,謀求參與的國家共同發展,以引導經濟全球化朝着更加平衡、共贏的方向發展。張幼文向記者表示,“一帶一路”建設持續穩健推進的關鍵是要共建,包括與東道國的共建,應以提升發展中國家的發展能力為要;也包括與發達國家的共建,要緩和與發達國家之間的關係;還包括與國際組織的共建,要讓世界認識到“一帶一路”不是中國一家的獨唱而是世界大合唱;還包括與國際金融組織的合作,要解決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過程中的資金短缺問題。

如何共建?參與多邊貿易協定!以RCEP而論,談判由東盟發起,於2012年11月正式啓動,涉及中小企業、投資、經濟技術合作、貨物和服務貿易等10多個領域。在該項談判啓動近一年以後,2013年,中國提出了“一帶一路”倡議。2017年,時任商務部西亞及非洲研究所所長張建平曾分析稱,我國和“一帶一路”國家簽署的雙邊自貿協定中,有些屬於較早簽訂,譬如2005年簽訂的中國—新加坡自貿協定,就需要進行升級和第二階段談判。同時,中國需要加緊參與多邊自貿談判,譬如RCEP談判,目標是把RCEP建成“一帶一路”上最大的機制化、一體化合作平台。

當時,張建平展望RCEP談判,認為會比中國與一些較小經濟體簽署的自貿協定更復雜,談判時間更久。“小經濟體受益較高,與中方互補性又強,通常會用比較短的時間,比如一到兩年就能迅速解決問題,進入商籤實施階段,比如中國與智利、巴基斯坦、祕魯等國的雙邊貿易協定,就顯示出這樣的特點。”張建平説,“GCC國家產業結構比較單一,主要是資源、能源。中國需要與他們尋求新的契合點和共識,這就需要時間去談判。而RCEP的談判時間可能更久。”

在當時的張建平看來,中國與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GCC)的自貿協定有望比RCEP更早達成。然而,通過不懈努力,RCEP協定竟然先達成了。如今,轉任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經濟合作研究中心主任的張建平稱:“有了RCEP,中國構建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就有了更好平台和更大空間,可以更高效率配置資源,有效支撐經濟增長。”


擴大“朋友圈”


今年3月19日舉行的商務部網絡新聞發佈會上,發言人高峯表示,中方將與RCEP各方一道,努力推動協定在年底如期簽署,此外,商務部還將加快推進中日韓自貿區談判,加大中國—海合會(GCC)自貿協定談判力度,並推進與以色列、挪威、斯里蘭卡等的自貿協定談判以及與韓國、祕魯等的升級談判。

時間漸至年底,RCEP協定已經於11月15日達成。可以説是如期甚至提前簽署了。為何RCEP能稍微按下快進鍵呢?要知道,新冠疫情之下,人員流動受阻,給今年需要完成的市場準入談判帶來了困難。然而,也正因為疫情,使得亞太地區各國更渴望經濟復甦。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高凌雲也表示,RCEP將使亞太地區儘快走出疫情衝擊波,加快其經濟復甦進程。此外,近年來全球經濟重心已從大西洋轉移到太平洋,RCEP簽署、實施將使生產要素和資源進一步流向太平洋區域,更好帶動世界經濟振興。

“RCEP簽署後,中國與東盟將加快形成擴大版的‘世界工廠’,也就是‘中國+東盟’世界工廠,產業鏈供應鏈集聚效應將進一步放大。在此情況下,試圖將產業鏈供應鏈與中國‘脱鈎’的想法將越來越失去價值和可操作性。”高凌雲如此表示。

去年第二屆進博會上,習近平曾在主旨演講中説道,“中國願同更多國家商籤高標準自由貿易協定。”中國商務部去年底曾有過表態,“只要符合世貿組織原則,開放、包容、透明,有利於推動經濟全球化和區域經濟一體化,我們都持積極態度。” 5月28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閉幕後的記者會上,李克強總理在回答日本記者提問時迴應,中國對加入CPTPP持積極開放的態度。

今年的APEC峯會上,中方適時提出積極考慮加入CPTPP。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認為,加入一個區域自由貿易協定是一個複雜而漫長的過程,但中方的表態首先表明了中國對全球多邊主義和全球貿易投資自由化的支持。“對加入CPTPP持積極開放態度,包含着中方考慮加入CPTPP,也包含中方與CPTPP開展合作等不同內容。”白明説,“只要這種區域性的經濟合作有利於促進經濟全球化,有利於穩定全球經濟秩序,中方對此都是開放和支持的。”

無論加入RCEP,還是考慮加入CPTPP,中國正在積極擴大朋友圈。國務院參事、全球化智庫(CCG)主任王輝耀認為:RCEP側重傳統貨物貿易;而CPTPP則是更高水平的貿易協定包括了服務貿易、高科技、知識產權、數據流動等新業態領域。“很多在WTO裏解決不了的問題,如數字經濟、知識產權保護、環境標準、勞工標準、國企改革、數據流動管理等,在CPTPP裏都有非常全面、詳細的規定,但在RCEP裏對這些問題則沒有什麼介入。”王耀輝説。

當然,並非中國説要加入CPTPP,就能馬上加入CPTPP。“RCEP協議的達成談了8年,TPP 在簽署協議前也談了10年。”王耀輝説,“中國想要加入CPTPP,可能還得經過幾年的談判,但這個過程可以開始進行了。為了達標,我們就要進一步擴大開放、促進改革,這反過來也給了我們國家以進一步開放的動力。”

對於有人擔心中國一旦加入CPTPP,會對國內產業造成衝擊的問題,王耀輝認為,“當年中國加入WTO的時候,國內就有聲音擔心‘狼來了’,認為中國的經濟要被摧毀了,尤其是擔憂中國的汽車市場就要全軍覆沒了,結果證實,全然不是這麼回事。”

在RCEP簽署以後,《日本經濟新聞》報道稱,中日關税將在目前8%的基礎上有大幅變化,從日本出口到中國的86%的工業品可能會取消關税,未來日本出口到中國的汽車零部件——包括傳統燃油汽車關鍵零部件和鋼鐵製品等,近90%將實現零關税。

張建平認為,在加入WTO以後,通過多年努力,中國的汽車零部件目前已具很強競爭力,現在日韓企業也在中國採購大量的零部件,形成既競爭又互補的關係。不過,張建平也認為,目前中國在汽車的整車、關鍵零部件方面,如發動機和變速箱,面對日、韓,仍承擔着競爭壓力。

無論如何,中國與日本通過RCEP協定建立了自貿關係。這是中國首次與世界前十的經濟體簽署自貿協定,也是中國和日本首次達成了雙邊關税減讓安排,實現了歷史性突破。全國日本經濟學會副會長、上海對外經貿大學日本經濟中心主任陳子雷向記者表示,RCEP的簽訂,有利於擴大中日雙方的出口。“未來,中日雙方購買對方的產品都會更便宜,這是大趨勢。”陳子雷説。有日媒分析,協議對日本擴大對中國、韓國等的農水產品、酒類、工業製品及零部件等出口非常有利。而中國出口至日本的冷凍蔬菜加工製品、紹興黃酒等也將享受零關税待遇。反倒是日本方面,對大米、小麥、牛肉、豬肉、乳製品等“五類重要產品”出口,未納入關税減讓的名單,也就是説日本大米、和牛、乳製品要以更低廉的價格進入中國市場,暫時無望。陳子雷稱,日本堅持部分農產品關税壁壘的背後,還是出於保護日本國內上述領域農產品生產商的利益。在CPTPP中,日本政府也堅持了在上述農產品領域的貿易保護措施。

在中國致力於通過各種方式擴大、增加朋友圈之際,吳柏鈞向記者表示:“未來,中國要更積極地參與國際規則的制定。針對國際上一些民粹主義政客致力於退羣、拆羣,中國是在與朋友們共同建羣、維護羣。並且,中國是在按照現有規則建羣,並以此來探索未來國際經濟合作的新機制,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吳柏鈞還向記者特別提到,在當前國際貿易體系中,中國的經銷商還是非常弱。全球各地能見中國商品,然而很少見到中國經銷商。原因在於中國尚未建立自己的國際金融體系,經銷商缺乏國內金融市場和國際金融機構的支持。未來,這些方面,都需要在“朋友圈”的帶動下有所突破。


鏈接地址://m.xinminweekly.com.cn/content/15147.html